世界各大宗教在世界观上的相通

2020-01-30 05:39栏目:中华文化
TAG:

众所周知,当代世界上以恐怖主义为极端表现的一些族际和国际冲突,或多或少、或隐或显、或直接或间接地同各种宗教之间的分歧或冲突有关。与此同时,为减少分歧冲突、消除悲剧根源而进行的宗教之间的对话,却是举步维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对话缺少深层的哲学基础。换言之,许许多多的宗教人士和宗教学者并未致力于思考和发掘各大宗教之间在哲学基本问题上的相通之处,从而发现对话的深层基础。本文是在哲学基本问题之一即世界观方面思考和发掘这种相通之处的初步努力。

众所周知,当代世界上以恐怖主义为极端表现的一些族际和国际冲突,或多或少、或隐或显、或直接或间接地同各种宗教之间的分歧或冲突有关。与此同时,为减少分歧冲突、消除悲剧根源而进行的宗教之间的对话,却是举步维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对话缺少深层的哲学基础。换言之,许许多多的宗教人士和宗教学者并未致力于思考和发掘各大宗教之间在哲学基本问题上的相通之处,从而发现对话的深层基础。本文是在哲学基本问题之一即世界观方面思考和发掘这种相通之处的初步努力。

一、作为过程的世界

世界是一个过程,这不但是具有科学世界观的现代人的认识,也是各大古代文明及各大传统宗教的共同认识。世界之所以是过程,在于它的空间特性同它的时间特性是不可分割的。这一点在现代物理学中已经得到了清晰的说明,而其在古代文明和传统宗教中也曾得到了直觉性的认识和各种不同的表达。

中文的“世界”一词来自佛教。“世”指迁流,“界”指方位,前者有过去、现在、未来,后者有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所以佛教所说的世界是一个时空结合的概念,这与中国古代文化及宗教中所说的宇宙含义完全一致。“宇宙”这个词在现代汉语中等同于我们在此所说的“世界”,而其古代字义正是“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这也是一个兼有时空意义的概念。提出这个概念的《淮南子》,所表达的主要是道家思想,而这又是从战国时代《尸子》的下述思想而来的:“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日宙”。不过后一句话的词序被改变之后,动态或过程的意义更突出了而已,同时,这又符合于庄子“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乎本剽者,宙也”一语的精神,因为这个“长”字就表示事物发展的过程。另外,墨家(它在诸子百家中是极富宗教性的一家)也提出了空间不能脱离时间的思想:“宇或徙,说在长宇久。”说明事物在空间或地域上的延伸是伴随着在时间上的延续的。被韩愈在论儒家道统之时与荀子并列的汉代大儒扬雄,在解释宇宙时除了把空间时间并举之外,甚至把时间与开天辟地联系起来:“阖天谓之宇,辟宇谓之宙。”“阖”意味着有限,所以此说似有一点现代宇宙学的“有限无边模型”(注:爱因斯坦为解决宇宙空间的三维欧氏几何无限性和牛顿理论在宇宙范围上的适用性二者的矛盾,在1917年根据广义相对论提出了名为“静态有限无边模型”的宇宙模型。)的影子;“辟”意味着开创,因此这位大儒的说法相当接近于基督教大神学家奥古斯丁关于时间从“创世”开始的论述。奥古斯丁认为谈论创世以前的时间毫无意义,这种观点在现代物理学中得到了印证。正如当代著名物理学家、《时间简史》的作者霍金所说:“相对论把时间与空间结合在一起,而且告知我们两者都能被宇宙中的物质和能量所卷曲或畸变。我们对时间性质的认识就从与宇宙无关改变成由宇宙赋予形态。这样,在某一点以前时间根本没有意义就变成可以理解的了。”[1]

在佛教方面,所谓“成、住、坏、空”之说,典型地表明世界亦即变迁过程。其所谓“劫外”之说,又表明有超经验者可以免于“成、住、坏、空”之循环过程,这可以说正相应于基督教之所谓“永恒者”即超时间者。但总体而言,世界是一个过程,这一点在此二教则是共同的。另外,现代物理学用相当精密准确的模型表达的时空相对性观点,在佛教中也曾得到过某种“天才猜测”式的表述。如法藏就曾有言:“百千大劫,由本一念方成大劫。俱相成立,俱无体性。由一念无体,即通大劫;大劫无体,即该一念。”[2]万物都在一刻不停的生灭变化之中,即使是最短的“刹那”,也有所谓三际:“念念生灭。刹那之间分为三际,谓过去现在未来;总有三三之位,以立九世……虽则九世,各各有隔,可由成立,融通无碍,同为一念。”[3]这当然也是符合佛教“世界”概念的基本含义的。

中国古代用来表示现代汉语“世界”之意的另一词汇是“天地”。明儒王夫之的这段话典型地表明儒家关于世界是一种过程的观点:“天地之所以行四时生百物亘古今而不息者,皆此动之一而相续不舍。”(《周易内传》卷四《复》)这实际上是自《易经》以来儒家宇宙观的一个重要方面。王夫之又说:“宇宙者,积而成乎久大者也。二气絪緼,知能不舍,故成乎久大。”“天地”也好,“宇宙”也好,都是连续不断(“相续不舍”、“知能不舍”)的运动发展过程(“行”、“生”、“亘”、“动”、“积”、“成”),世界之“久大”,乃在于此。(注:另一位明代大儒方以智在提出时空统一的杰出观点时,也加进了运动过程的观念:“管子曰岫合,谓宙合宇也。灼然宙轮于宇,则字中有宙,宙中有宇。春夏秋冬之旋轮,即列于五方之旁。”(《物理小识》卷二《占候类·藏智于物》))

在印度教中,世界亦被视为一个过程。前面提到的佛教中“劫”的概念,就来源于古代印度教,只不过换用了不同的说法,把印度教的“四时”(圆满时、三分时、二分时、争斗时)改说为“四劫”而已。事实上,印度教信奉的“三相神”之属性,非常独特地表明了它的“世界过程”观念一一梵天代表字宙之创造,毗湿奴代表宇宙之护持,湿婆代表宇宙之毁灭,而这三大神是相互关联的。换言之,宇宙或世界总是处于创造、护持和毁灭的过程之中。但是,在印度教的语言中,“毁灭”并不意味着一切终结,因为“毁灭”同时意味着“再生”(注:因此,印度教又以表示生殖能力的男性生殖器作为湿婆大神的象征。),湿婆大神的职能除了毁灭之外,还有创造,而且他还是与宇宙合一的。这更加鲜明地表示,印度教所说的宇宙,本身就是一个生灭不息的过程。

在西方语言,例如在英语中,在表示这里所谓“世界”的意思的词汇中,world有“生命过程(course of life)”的意义,universe有“存在着的一切(all that is)”和“事物总体系(whole system of things)”的意义。(注:均见Chambers Twentieth Century Dictionary.在古英语中,表示世界的weorold,原意为“人生”;在拉丁语中,表示宇宙的universus,则是由“单一”和“转变”二词组成的。至于cosmos,则释为world或universe,不过更强调其有序性或系统性而已。)“生命过程”固是过程,事物之“存在”也是一种过程;每一事物本身就是一种过程,由其组成的体系当然更是过程。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主张,世界有一个开端,也有一个终结,这是一种十分明确的过程观点。在其间,世界经历了一个败坏过程(注:“世界在上帝面前败坏”,也就是神学上所说的“堕落”或疏离或异化,于是也就需要一个救赎过程,于是而有所谓“救恩史”或圣史。通过这个过程,上帝达到了创造世界的目的,而他所要造的“新天新地”,实际上也似乎开启了一个新的过程,正如《诗篇》所说:“天地都要如外衣渐渐旧了,你要将天地如里衣更换,天地就都改变了。”(《旧约·诗篇》102:26)当然,我们在注意到这种天地更新的观念与印度教甚至与道家的某些观念(注:印度教的观念见上面一段。至于道家的类似观念,最典型的表达是老子的这句话:“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的类似之处时,也必须指出它并不主张循环论。但是,它有两个基本点是同东方宗教并行不悖的:第一,它主张世界是一个过程;第二,这个过程的开端和归趋,都是世界本源本身。(注:紧接上一条注所引的那句话,老子又说:“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至于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在这一点上就更与基督教一致了,因为它们比起儒、道、佛和印度教来,在世界起源的表述上更类似于基督教,而且对世界过程所指向的未来,就犹太人盼望的弥赛亚而言,其终极的保证乃是雅维,就穆斯林希求的天园而言,其终极的保证乃是安拉。换言之,从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观点看来,世界也是一个从头至尾由神意所控制的过程。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中华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各大宗教在世界观上的相通